新聞動態
返回 首頁 > 新聞動態 > 相關新聞
中東歐:歐洲的另一種面孔
來源:華聞周刊     日期:2018-12-03

  眾所周知,中東歐其實是一個地緣政治概念,涵蓋的主要是上世紀一度被前蘇聯控制的國家。雖然上世紀 90 年代發生的歷史巨變,已經過去了快 30 年,但很多人其實對於中東歐地區的發展實情,了解寥寥。

  如果有人還覺得它們是強勢西歐國家的政治附庸,是歐元區主導的歐洲大陸難以甩掉的經濟包袱,其實一點也不奇怪。畢竟從一些媒體報道中,我們至今還是能讀到這樣的觀點。

  但現實中的中東歐國家,如果你能去實地了解一下,就會感受到它們和西歐、北歐國家的顯著不同。正是有了這種種不同,才造就了歐洲的多面性。

  對於多數中東歐國家來說,前蘇聯的歷史和冷戰時代的回憶,仍留存在城市的角落與人們的心中。這是近年來我在中東歐國家穿行中,獲得的最深印象。

在華沙,當地小學生告訴我,在各種無稽的笑話里,波蘭人、俄羅斯人以及德國人是永恆不變的主角。

  在維爾紐斯的市中心廣場,這裡有著和莫斯科風格一致的俄式鐘樓,這在那個時代顯示了一種權力的覆蓋。在貝爾格萊德和索菲亞,當地書店裡擺放的歷史書籍中,多半仍然是對上世紀戰亂往事的講述。

  但上面所說的,絕不是中東歐人的生活全部,對於多數人來說,他們覺得每天生活得還是挺開心的,既不羨慕西歐人用繁忙換來的財富,也從未想過放棄溫暖的陽光移民到北歐去爭取更好的社會福利待遇。說到這一點,斯洛維尼亞算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今年 6 月份,斯洛維尼亞在美國經濟與和平研究所出版的最新 " 全球和平指數 " 中,排名世界第 7 位。被看作是最平和地區的歐洲,在該指數中排名前十的國家中佔了 8 個國家。而在斯洛維尼亞的鄰國當中,只有奧地利比它排名更靠前一些。

斯洛維尼亞人向來看重和平的環境,講到這個話題,當地人總會跟對這個國家了解不多的訪客介紹一下 " 十日戰爭 "。

  1991 年 6 月 25 日,斯洛維尼亞正式宣布獨立。因為歷史糾葛,南斯拉夫隨即派兵向斯洛維尼亞宣戰,但十天內便在斯洛維尼亞的抵抗中撤退,但令人稱奇的是,雙方基本沒有太大傷亡。

  斯洛維尼亞之所以能如此之快地從戰爭中抽身,按照該國外交官員給我的解釋,是因為斯洛維尼亞在地理位置上沒有和塞爾維亞接壤,加上當時克羅埃西亞也同時宣布獨立,南斯拉夫的軍隊很快把注意力轉向了克羅埃西亞。

  此外,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斯諾文尼亞的民族單純性。斯洛維尼亞一直都是原南斯拉夫組成國家中民族的單純性最高的國家,在斯洛維尼亞的斯洛維尼亞人佔了 百分之83,相對而言,在克羅埃西亞的克羅埃西亞族人只佔大約百分之75,在塞爾維亞的塞爾維亞族人僅佔百分之65左右,斯洛維尼亞國內的民族更顯得單一。

  民族組成單純讓斯洛維尼亞人對國內的輿論有很大的影響力,這也是為什麼在 1990 年獨立公投中,支持獨立的投票率高達百分之80。

  但熟悉前南斯拉夫歷史的人都明白,那場 " 十日戰爭 " 雖然沒有為斯洛維尼亞留下血流成河的回憶,但之後南斯拉夫各國宣布獨立加上之後紛紛出現內戰的連鎖效應,對當地影響仍是相當大的。不過,這也從另一個側面體現出,斯洛維尼亞的地區重要性。

  作為一個人口僅兩百多萬的中東歐小國,斯諾文尼亞卻從不甘心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淪為 " 沉默的國家 "。外界在今年對於這個國家的報道,或許最為人所熟知的是英國《每日郵報》在 4 月向斯洛維尼亞裔的美國 " 第一夫人 " 梅拉尼婭 · 特朗普道歉並賠償的事件。但其實,當地人說,他們更關注的是前總統達尼洛 · 蒂爾克(Danilo Turk)作為 9 名候選人之一,在 4 月參加下任聯合國秘書長的競選。

  在最近幾年,斯洛維尼亞作為歐盟成員國,也在地區事務上竭力爭取自身利益,不甘看到西歐國家主導一切。在 2015 年,它和波蘭、匈牙利、捷克聯合反對歐盟出台的共同接納難民的命令,而這與德國、法國和義大利主張快速建立一項配額制度,以解決接納避難者問題的看法,背道而馳。

  克里米亞事件后,歐盟和北約決心強化合作,以抵制俄羅斯的 " 東線威脅 "。伴隨 " 大西洋決心 " 計劃的出台,北約加快了對於中東歐地區盟國的軍事布防,而這也是冷戰時代以來,前所未見的大規模軍事對峙。

  在這場不知何時才會是終點的准戰爭遊戲中,中東歐國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們不僅是前線,更需要在時局變化中,及時擺明合乎盟國利益的立場。

  在今年 5 月份的布魯塞爾北約首腦峰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於中東歐成員國至今無法兌現軍費貢獻承諾的行為,公開表達不滿;但他的批評言論在北約會場有如泥牛入海,遭到北約盟友不卑不亢的冷拒絕,讓美國也看到了歐洲國家在這一問題上的暗中團結。

  但這些歐洲國家內部也並非沒有矛盾,而如今最大的問題就體現在歐盟最引以為豪的共同市場上。

  一位捷克消費者在德國的一家超市,發現了和自己在捷克能買到的一樣的罐裝金槍魚。在德國的超市,它的售價是 1 歐元,而在捷克的價格是 1.5 歐元。捷克人不僅買得貴,而且魚肉的質量也不如在德國出售的好。在德國,罐頭裡裝的是整塊魚肉;而捷克人在當地商店買到的罐頭裡,裝的常常是碎肉。歐洲人飲食生活里少不了的熏肉香腸,也存在同樣的問題。在捷克,當地人買到的是純肉含量百分之87的香腸,而在德國市場上銷售的同款,比例通常是百分之百。

  位於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化學及科技大學從 2015 年開始,就對上述問題展開跟蹤研究。結果發現,在捷克市場上,至少有包括咖啡、乳酪和巧克力在內的 24 種商品,與西歐市場的同款商品相比,存在著質量偏差。

  越來越多的中東歐消費者認為,這樣的做法是商家針對中東歐市場的商業陰謀。因為他們認為,沒有證據證明,西歐國家的消費者,在對於同樣食品的口味上,要求更好更高。一些中東歐居民認為,這件事的性質,甚至已經上升到國家關係層面。在 3 月份舉行的歐洲理事會會議上,被稱為 " 維謝格拉德集團 " 的匈牙利、捷克、波蘭和斯洛伐克四國號召其他一些中東歐成員國,將這一問題寫進會議公報,藉此表明中東歐不願意變成 " 歐洲垃圾桶 "。

  眼下,幾乎所有中東歐國家都對自身的發展感到滿意。尤其是那些身處歐盟,但又不屬於歐元區的成員國,更是既得益於歐盟的整體發展投資,又免受了歐元貶值所帶來的壓力,在不同場合,這些國家的領導人都已高調的表示,中東歐是歐洲未來的發展新引擎、新門戶。

斯洛維尼亞駐華大使早前就曾對外界公開表示,受歐債危機的影響,歐洲出現分化的局面,歐盟急需在歐洲的中東部重新發掘新的發展動力,以改善這一狀況。

  斯洛維尼亞乃至整個中東歐能否肩負起推動歐洲發展的重任?去年 11 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在里加出席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議時,宣布雙方在 " 一帶一路 " 計劃上深入合作。這意味著,中東歐在基礎設施建設、高新技術製造、大眾消費等行業將獲得中國的積極支持,令歐洲在英國脫歐談判前景遠未明朗前,找到更多刺激經濟的機遇。

  但同時,中東歐國家的發展始終受到周邊國家經濟發展的影響,而有時這種影響是負面的。對於斯洛維尼亞,這個在西方旅遊雜誌上被形容成 " 完美旅行目的地 " 的國家,在 2013 年,塞普勒斯財政遭遇紓困危機之後,幾乎成為歐盟下一個重點救助目標。雖然那場金融危機已經過去,但留給斯洛維尼亞的影響仍在。

  在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今年 5 月公布的 2017 競爭力報告中,該國排名第 43 位。在排名考量的各類指標中,斯洛維尼亞經濟排第 47 位,基礎設施排第 31 位,均有所下跌。但政府效率和商業效益排名均上升,分別排名第 42 位和第 48 位。斯洛維尼亞經濟界認為,這說明雖然該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在增長,但競爭力排名下滑,而這主要與公共基礎設施投資,與過渡期的新歐盟預算不同步有關。另一個原因則是,斯洛維尼亞人口老齡化嚴重,造成勞動力市場靈活度降低。

  現實說明,斯洛維尼亞仍然面臨著不小的發展阻礙。不過在 2013 年,斯洛維尼亞首位女總理阿倫卡 · 布拉圖舍克,頂住壓力對外界的一番表態還是令人對這個國家的發展態度有了深刻的印象:" 我們會做好一切準備措施,儘力避免國家向外界伸手要錢。"

  說到斯洛維尼亞人的倔強一面,最後不免還要提下該國著名的社會學家斯拉沃熱 · 齊澤克。靠著《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一書名聞天下的這位左派學者在 2014 年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說,美國學者弗朗西斯 · 福山的歷史終結論,其實是一種粗俗的唯心主義史觀,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也無力解決世界範圍內面臨的危機,況且資本主義內部也危機重重;在這樣的歷史狀況下,與其說是 " 歷史的終結 ",倒不如說是 " 歷史終結論的終結 "。

  齊澤克的言論一度震動西方學界,而他也遭到支持和反對者們褒貶不一的評價。但這位學者不同於傳統西方風格的觀點,加上中東歐各國民眾在大大小小國內外事件中的反應表現,都讓外界看到中東歐的社會獨特性,而這種獨特性究竟會幫助歐洲走向繁榮,還是陷入更加分裂的局面,只能留給時間來驗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