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返回 首頁 > 新聞動態 > 相關新聞
從13城比較看寧波跨境電商發展路徑選擇
來源:東南商報     日期:2018-10-19

  “寧波的跨境電商發展在全國城市中排名第四?是怎麼排出來的?”

  “跨境進口方面寧波是數一數二的,出口就稍微落後一點了。”

  2個月前,記者在一篇報道中引用了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17年度中國城市跨境電商發展報告》。這個報道中關於寧波電商在全國所處的水平,讓感興趣的讀者忍不住在評論區關注留言。

  日前,由寧波市商務委組織的“商務青年大調研”,比較了全國13個城市跨境電商綜試區的現狀,並提出寧波跨境電商的高質量發展路徑。相信這份報告,可以從某些角度解答讀者們心中的疑惑。

  寧波今年有望趕超杭州

  毫無疑問,全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的榜首城市是深圳。2017年,深圳的跨境電商交易額3319.6億元,超過了杭州、寧波、廣州、鄭州、成都、重慶、青島、合肥等9個城市的交易總額;杭州以670.86億元的規模位居第二;第三名便是寧波,以同比增長1.36倍的速度達到636.4億元,與杭州相差無幾,是第四名廣州的3倍左右。按照目前的增速看,今年就有超過杭州的可能。

  雖然較“領頭羊”深圳起步較晚,但自2015年以來,寧波跨境電商“奮起直追”,增速位居各綜試區前列,跨境電商占外貿進出口總額的比重從1%上升至8.37%。

  然而,從跨境電商平台的角度看,寧波與深圳、杭州相比,依然存在一些差距。總體來看,深圳的龍頭型、旗艦型平台眾多,全國有90%的跨境電商領域A股上市公司在深圳落戶,其中就有去年營收突破100億元的第一龍頭“環球易購”。至於杭州,則得益於阿里巴巴等互聯網企業的生態優勢,又有全球速賣通、網易考拉海購等知名平台落戶,其金融、支付、物流、人才等跨境電商產業鏈非常完備。海淘愛好者們熟悉的“唯品會”和“小紅書”,則分別歸屬於廣州和上海。

  這麼看來,似乎寧波少有土生土長的大規模跨境電商平台企業。但寧波真正的優勢在於港口區位條件和眾多的海關特殊監管倉,可以吸引一批行業龍頭企業入駐保稅區。全國跨境電商進口領域市場份額最大的平台“網易考拉海購”已在寧波投入使用了10萬平方米左右的跨境倉,阿里巴巴天貓國際已將一半的業務布局在寧波,京東全球購、小紅書、聚美優品等都已與寧波牽手成功。

  這些業內“獨角獸”選擇寧波的原因是什麼?網易考拉海購寧波區總經理劉江源曾對記者表示:“一是,寧波作為長三角城市,接近海淘面向的經濟發達地區中產階級消費群體;二是,寧波口岸作為首批跨境試點,已在通關流程的頂層設計、通關無紙化、‘單一窗口’等技術和勞務配套方面,為企業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和支持。”

  此外,寧波還自行開發建設了跨境購等公共服務平台,並湧現出世貿通、保稅通等一批為跨境電商企業提供報關報檢、倉配物流、電商代運營等一攬子服務的綜合服務專業平台,讓跨境電商產業鏈進一步完善。

  截至6月3日,今年寧波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額達51.98億元,同比增長130%,一舉超越鄭州和杭州,位居全國首位,約佔全國總交易額的4成。寧波已形成了完善的進口集貨、保稅備貨模式。在為寧波的努力叫好的同時,我們也需認識到,現有的跨境進口交易品種中,有不少是母嬰生活用品、電子類和服裝,這類商品本身利潤空間有限,在大平台參與了激烈的行業競爭后,相關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勢必受到影響。同時,電商高頻次、小批量的物流業態,亦是對本地通關、倉儲、物流、配送等一系列配套環節的考驗。

  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跨境電商”的內涵遠不能局限於進口,還有出口。無論是一般貿易還是跨境電商,寧波的進口與出口發展不平衡現象都有存在。有業內人士指出,依託發達的製造業和對外貿易基礎,寧波積累下來的供應鏈實力和潛力還沒有完全通過跨境電商模式凸顯和爆發。

  寧波的“差異化”戰略

  不同城市的跨境電商之路需要“因地制宜”,根據城市的特色探索相應的路徑。相對於全國13個跨境綜試區,寧波在跨境進口領域還有兩大獨特的機遇。

  首先,是與中東歐十六國的合作。在推動中國—中東歐國家投資貿易博覽會升格為國家級國際性展會的契機下,寧波可以與京東、阿里、網易考拉等電商平台設立中東歐進口商品特色館,打通中東歐商品跨境電商進口渠道;其次,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將於11月在上海舉辦,藉此“東風”,寧波可以招引各類貿易商設立運營中心,拓展進口品類,鞏固日用消費品跨境電商進口領先地位。

  寧波該走一條什麼樣的路?報告認為,一是,重點發展B2B貿易。未來,跨境B2B將是各綜試區競爭的主焦點,而寧波的跨境B2B業務還處於起步階段。寧波可依託“中國製造2025”試點示範城市建設,重點推動行業電子商務平台建設,鼓勵行業龍頭企業自建跨境電商平台,擴大區域產業在國內外市場的影響。同時,利用寧波市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優勢,推動餘姚中國塑料城、甬商所、中塑在線、中國液體化工在線等平台向跨境電商行業集聚平台轉型。

  二是,加快推進傳統外貿企業探索跨境電子商務業態。在貿易摩擦的背景下,探索從一般貿易轉型為B2B2C跨境電商,亦是降低中間成本、實現品牌出海的重要途徑。報告認為,寧波要支持重點行業跨境電商試點示範,在原材料、裝備製造、消費品等重點工業領域深化跨境電商應用;要鼓勵寧波傳統外貿企業探索發展“互聯網+”新業態,特別是支持中小外貿企業利用外貿綜合服務平台開展進出口業務,實現外貿服務一站式平台化。

  三是,鞏固日用消費品跨境電商進口領先地位。9月底,中國物流巨頭韻達與寧波保稅區正正電商有限公司戰略合作。與此同時,寧波井貝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又一舉拿下1億元的A輪融資。資本的介入亦是對寧波這一行業的重要肯定。為此,寧波要努力拓展進口品種,提升中高端消費品跨境電商進口,建立起涵蓋母嬰產品、食品、紅酒、化妝品、保健品、電子產品、輕奢品等品類齊全的商品體系。

  物流是跨境電商的“基礎設施”。在改善物流方面,報告還提了幾個建設性意見:首先,可以將DHL、UPS等國際知名快遞公司“引進來”。若寧波能成為這些公司的區域性配送中心,將帶來不可估量的意義;其次,加快公共海外倉的認證與政策扶持。讓有意向嘗試跨境出口的企業減輕“售後、退貨”的後顧之憂;最後,以臨空經濟示範區建設為契機,加強與國內重要幹線機場和國際航空樞紐的中轉聯運合作,建設國際航空聯運通道,增強寧波空港國際航運功能。

  在政策制定與頂層設計方面,寧波可以向兄弟城市杭州“取經”。杭州作為全國首個跨境電商綜試區城市,在制度創新方面創造了多個全國“第一”,包括制定跨境電商B2B認定標準、申報流程和便利化舉措,出台全國首個地方性跨境電商促進條例,推進“互聯+便捷退稅”,為企業出口退稅提供全程網路化管理、一站式辦結服務等。

  寧波可以參考杭州的經驗,進一步培育寧波外貿綜合服務和政府公共服務平台,在信息共享體系、金融服務、智能物流體系、信用體系、監管體系等領域大膽突破,實現部門間信息互換、監管互認、執法互助,建設具有寧波特色的跨境電商產業鏈和生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