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返回 首頁 > 新聞動態 > 相關新聞
向著碧海藍天 向著星漢燦爛 讓開放之門越開越大
  日期:2018-05-08

  2018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改革開放邁入第40個年頭;5月9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時隔14年,浙江將再次召開全省對外開放大會。


  在歷史的交匯點,回望來時路。四十載,風雲激蕩,我們用拼搏記錄了一個偉大的時代,用改革開放的累累碩果告訴世界,“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十四載,朝乾夕惕,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浙江開放經歷了跨越式發展。


  在時代的新起點,整裝再出發。如今的浙江,正全力構建起以“一帶一路”建設為統領,全方位聯通世界、全省域優化布局、全領域拓展深化的全面開放新格局,打造“一帶一路”戰略樞紐。


  開放,向著碧海藍天,向著星漢燦爛。


  開放,沿著“八八戰略”前行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習近平親自製定的“八八戰略”始終指引浙江的開放發展不斷實現新跨越,如月之恆,如日之升。


  在2004年3月19日召開的全省對外開放工作會議上,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會後一個月,省委、省政府出台《關於進一步擴大開放的若干意見》,提出要實現從“外貿大省”向“開放大省”的跨越。省第十四次黨代會上,省委書記車俊提出“突出開放強省”,“以‘一帶一路’統領新一輪對外開放”。


  幾組數據勾勒開放藍圖。2017年,浙江實現進出口總值2.56萬億元,規模穩居全國第4位。其中,出口總值居全國第3位,寧波舟山港成為全球首個年貨物吞吐量超“10億噸”大港。看“引進來”,截至2017年底,我省已累計批准179家世界500強在浙投資企業581家,波音、輝瑞等大項目紛至沓來;看“走出去”,浙江企業跨國併購數從每年幾個攀升至2017年的118個,國家級境外經貿合作區數量居全國首位。


  幾個變化體現開放廣度。最初的浙江開放以貨物貿易為主,而如今,浙江早已實現資本、技術、文化、人才的全面開放。過去常常作為廣交會、漢諾威工業展等國際國內展會參與者的浙江變身主導者,在境內主辦浙江投資貿易洽談會,中國—中東歐國家投資貿易博覽會等,在境外舉辦沙特、俄羅斯、捷克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貿易、服務貿易系列自辦展。


  幾大事件展現浙江影響。2016年9月,G20杭州峰會在國際舞台上烙下浙江印記、杭州印象,大幅提升了浙江的國際影響力。生髮於浙江的eWTP被寫入G20公報,更在馬來西亞、杭州相繼落地,浙江正在以跨境電商領域為代表的國際規則制定中發出自己的聲音。而從一些重量級人物的相繼造訪中我們也發現,隨著國際影響力的攀升,浙江已經成為外國元首、頂尖企業家來華的重要目的地。


  近年來,浙江積極探索全球經濟資源配置新路,全球合作版圖越來越大。與德國加快工業4.0對接,與英國進行服務貿易深度融合,與澳大利亞展開農產品特色合作,與東南亞、非洲國家在產能合作上開足馬力,更與越來越多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多領域合作。


  近年來,浙江積極提升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開放層次越來越高。浙江建起19家國際產業合作園,推動國際先進技術、高端製造業項目落地,助力“浙江製造”向價值鏈高層次延伸;浙江企業搶抓機遇進行全球布局,通過併購實現技術、品牌、管理等全方位跨越式發展,加快提升企業在行業內的競爭力。

  改革,全面擁抱開放機遇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在浙江開放進程中,改革正是這股活水。


  前不久,剛滿一周歲的浙江自貿試驗區新出爐了一份制度創新成果評估報告,這份由畢馬威出具的第三方評估報告中寫道,浙江自貿試驗區的40項制度創新成果中20項為全國首創,50%的首創率遠超其他第三批自貿試驗區。


  浙江自貿試驗區、舟山江海聯運服務中心……近年來,在對外開放的號角下,浙江肩負著眾多國家戰略和改革試點,在享受開放紅利的同時,浙江更加快進行制度創新,以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經驗,為進一步改革開放先行探路。


  在義烏國際貿易綜合改革試點過程中,市場採購貿易這一外貿新業態孕育而生,義烏隨之成為全國首個試點,一條“義新歐”中歐班列以義烏為起點,短短几年已成為全國運行線路最多、市場化程度最高、運行效率領先的中歐班列。在幾年前的外貿“寒冬”中,義烏外貿得以迎來“爆髮式”增長,為浙江對外貿易輸入強勁新動能。


  無獨有偶,另一外貿新業態的蓬勃發展也與浙江密切相關。全國首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落地杭州后,構建起以“六體系兩平台”為核心的制度體系並推向全國,這一成熟的改革經驗推動跨境電商駛入“快車道”,為挖掘全國外貿新增量帶來了更多可能性。


  可見,通過制度創新、模式創新,在外部環境風起雲湧之際,浙江開放發展能夠乘風破浪,開闢新的航程。


  在外資領域更是如此。引進外資意味著引入新的投資主體、新的企業制度、新的分配理念和新的資源配置方式,外資的進入不僅為浙江內資企業帶來了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市場行為的規範和經營管理理念與水平的加速提升,更促成了包括政府職能轉變在內的各領域體制機制變革。


  當前,我省正以“最多跑一次”改革為牽引,加快降低企業制度性成本,在財政、金融、研發創新、外國人才引進等層面對促進外資增長進行政策支持,實行高水平的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政策,建設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打造高質量外資集聚地。多領域大力度的改革之下,浙江這片沃土正迎來新的開放機遇。


  征途,發揮優勢走在前列


  “把全世界的‘寧波幫’都動員起來建設寧波。”這是1984年鄧小平發出的號召,這一號召背後正是獨特的浙江優勢。改革開放以來,浙江積極發揮體制機制先發優勢,特別是民營經濟、天下浙商的優勢,開放發展走在前列。


  改革開放前的浙江,開放基礎薄弱,政策優勢不突出,有著“四千精神”的浙商正是浙江開放發展的突破口所在。浙江人善於在逆境中謀生存,傲霜鬥雪,改革開放以來,浙江民營企業異軍突起,浙商著眼全球,主動布局海外,堅定地走出國門謀發展,積极參与國際競爭,在浙江改革開放的進程中起到了開路先鋒的作用。當前,境外浙商已達200萬,“浙江人經濟”風生水起。


  浙江民營企業市場嗅覺敏銳,進取心強。近年來,浙商通過發展民營外貿企業,帶動了近八成浙江對外出口。通過“以民引外”,浙江在引進外資領域為全國貢獻浙江經驗,賽諾菲醫藥、三菱重工等一批世界500強企業和跨國公司與浙江民營企業強強聯合,外資推動民資逐步向產業鏈上游攀升。通過推動民營企業與全球各行業“隱形冠軍”和跨國公司合作,浙江成長起以吉利、萬向為代表的一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民營跨國公司。


  浙江民企“走出去”,既能單打獨鬥,又善於相互合作,靠著“抱團出海”組成能量巨大的商團,逐鹿海外市場。


  近年來,在對外工程承包中,浙江將“聯盟拓市”作為企業主動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的創新舉措,以集團式拓展的開發合作模式,集聚行業智慧和力量,共同開拓國際市場,實現行業上下游的整合集成、企業互利共贏。在海外投資建廠時,眾多境外經貿合作區成為浙江企業在陌生國度“抱團取暖”的大本營,境外經貿合作區為中小企業境外投資降低了成本、縮短了時間,園區提供的各項服務更能幫助中小企業了解當地情況,排除風險陷阱。


  “跳出浙江發展浙江”,這是開放浙江的眼界和胸懷。在以“一帶一路”建設統領新一輪開放的新時代,浙江積極爭當新時代全面擴大開放的排頭兵,讓浙江製造、浙江企業、浙江資本、浙江工程在“一帶一路”遍地開花。